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媒體聚焦>來稿選登 正文

官身漫議

2020-03-10 16:13:04 智能朗讀:

  助理

  “助理”這一稱謂應該是舶來品,出現在中國官場中的時間,不會早于是改革開放,應該是改革開放以來的事情。在此之前,好像在正規的官制序列里是沒有的(據我了解,現在正式的官職序列里好像也沒有)。因為有幸在國企里做了整整九年的助理,期間經歷了三任領導的交替,使我對“助理”這個崗位的認識比別人多了許多感慨。

  從字面上看,“助理”就是幫助別人處理一些事情。這種理解,大致說來不錯,但也只能說是粗看是不錯,但其中的韻味只有做了,而且是做了幾個領導的助理的人才能真正了解。我個人的體會,助理,首先要看你在哪里做助理。如果你是省長助理,那就應該是正式的官階了,應該差不多可以和秘書長比肩了。但如果你是國企老總的助理,那就看你的老板的心思了,因為,國企老總的助理即可上助,離你上位一步之遙,大事小情,領導都高看你一眼;也可下助,讓你去獨擋一面,替領導解決一些別人不能解決的問題,以檢驗你是否靠得住以及個人能力是否堪擔重任;最差的就是因為體制原因,領導不得已讓你做了助理,但從此之后你即無事可理也無事可助,冷菜冷飯冷板凳,能不能成事就看你自己了。最有味道的助理,當然是私企老板的助理了。據我觀察,私企老板的助理,也有好多種,有的是為了做生意方便,因此為業務骨干都掛個助理,讓客戶覺得他是老板身邊的人以增加信任感;也有的是真正與助理的本義相一致的,老板給那些確實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人專設這一崗位的;當然也有會為一些說不清道不明,不得已給掛個頭銜而便于給確定薪酬的,比如,在十八大之前,許多腐敗的政府官員把小三安排在自己管轄的業務范圍的私營企業里,老板一般會給個助理什么的,等等。但這些個林林總總的助理的況味,也只有做過私企老板的助理的人才有體會。

  我的九年助理之任,即有助上也有助下還有好像有、好像又沒有的情況,事過多年之后,我覺得這都是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很有意思的一段經歷,如果人生能夠有再來一次的機會,我還會選擇去嘗試做助理,因為它會讓你對人生有更多的體會,所謂的五味雜陳,也只有在給不同的人做過助理之后才能體會得到。

  副職

  因為做過多年的副職,因此我對副職尤其是國企的副職,當然這也包括我做副職和別人給我當副職的情況,有了許多切實的體會。我覺得,國企的副職,可以用八個字概括:“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當然,在這里,我想說,這八個字,本身是貶意的,但明知是貶意還要用,并不是有意冒犯或刻意不敬,實在是只有用這八個字,則能言簡意賅地描繪出在現行國企體制下,國企內部高管副職的真實狀態。我這么說,對有些人而言,可能有失公允,而事實上,國企高管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非常優秀,而他們所以成了這種狀態,最主要的是因為制度性的安排,讓他們成了用這幾個字反而能最貼切的描述他們的工作狀態的一類特殊的人,而這種狀態,不但是在我們國企現實當中普遍存在的問題,而且更多的是體制性的無奈,實際上還是個人無法根本性改變的無奈。當然,我這么說,也只是針對那些確實想干事而又無奈被結構性禁錮的人說的;而對于那些本來也就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被李克強總理形容為尸位素餐的領導者而言,現實對他們而言,則是“痛,并快樂著”。因此上,說國企副職“成事不足”,應當是先天性的體制性的原因造成的。這樣說,對那些曾經想真干事、想干成事而被現實所困而抱恨終身的人也許會公平些。但我們言語上的公平,實在也無助于副職們在現實中的尷尬與無奈。因為中國的國企,基本上都是一把手體制,黨委書記、董事長基本上是一肩挑,他是法人,因此人權(黨管干部)、事權(董事長、法人)都在他手上,而上級考核基本是考核法人。有鑒于此,一把手政治是常態。要成事也是一把手領導下的成事,副職不可能獨立成事。當然,如果一把手境界高遠、眼界開闊,放手讓副職們獨擋一面、自主成事,則另當別論。通常情況下,一把手的心情是左右副職能不能成事的重要因素。因此副職成事不足是天然的。副職成事不足的另一個原因,畏首畏尾是必然的。一般來說,一個國企的副職往往不止一個而是多個,相互之間存在分工也存在工作的邊界,毫無顧忌地開展工作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你想,別人也不會讓你隨心所欲,他們侍候一個一把手已經夠意思了,哪可能再允許一個潛在的一把手存在呢?通常情況下,大家都會各按分工、各守疆界,不會有盲目越界的事情發生,因此,在國企里,副職之間反不如與一把手之間那么容易溝通,因為一把手盡管決定不了副職在單位里的生死(任命權在上級手里),但一把手卻能決定副職在單位里的榮辱,因為事實上讓副職分管什么工作是有講究的,特別是對那些熱衷權利的副職們來說,這至關重要,因為他們知道,上升為一把手的空間已經很小了,把握好當下更重要 。因此我們經常會看到,一把手要辦的事,大家都會一呼百應,但副職們提議的事,如果事先不是一把手同意的事,基本上就是風過耳。這就是說副職們成事不足既是先天的也是不得不認命的事。當然,有些副職不會干事不想干事不愿干事的情況,自當別論。

  所謂副職們“敗事有余”(在這里我想說,我用這個詞完全是對事而言,無關有關人等的人品和修養),這倒不是必然,但也是大概率事件。因為在中國,權利是地位,也是一個人的面子,有了地位之后沒有比面子更要緊的事。人一旦有了地位有了身份,面子往往比事情更被人看重。當了領導,特別是副職,他們比主官更看重在下屬面前的面子。我們經常會看到這種情形,一件在單位里人人皆知近期要辦的事,到了分管工作的副職們的手上有時會莫名其妙地被留置,為什么?奧妙無窮。副職們一般都是多年的媳婦熬成婆的,一旦上位,這個時候,散枝張葉,舒舒筋骨,大事小情,懂的不懂的都有了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是自己權利的象征。他們和一把手或主官的關系,名義上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而實際上情況要復雜得多。在現行體制下,主官和副職,多的時候不是長期在一起共事的同事,更多的是從不同的渠道湊到一起搭伙過日子的人。人的出身不一樣,成長的環境不一樣,提拔的機緣不一樣,上位之后的心氣也大不一樣。同樣的事情,遇到心氣不一樣的人,看法自然各異。有顧大局的,自然以大局出發對事物進行考量,有想標新立異的,自然希望自己能在各種場合下都能被重視,也有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自然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因此上,一把手雖然可以拍板,但副職們可以以自己心情決定怎么說、如何做,畢竟是國企,民主集中制是組織原則,一把手也得要遵守,而且在重大問題上的相對一致,對組織、對一把手至關重要,既要民主又要集中,這是原則也是藝術。即便是一些通過大會小議定下來要辦的事,副職們也會以各種方式來體現自己的存在感。每當這種時候,副職們就可以根據自己的心情拿捏一把手,你對副職不薄,自然讓你舒服,要辦的事,刀下見菜;你平素對大家不厚,我當然可以刷刷存在感,耍耍小脾氣,讓你想辦的事一拖再拖,讓你不痛快,讓你在群眾中的印象是說話沒份量。當然,等而下之的,是那些不安分守己、心懷叵測的人,有時候他們也會不失優雅的給主官點眼藥、上小菜,讓主官們頭疼、心煩。這樣的人少,但永遠不會沒有(也幸而少,如果多的話,單位里就會永無寧日了)。經過多年的歷練,其實副職們很多都可以當演員了。我從2001年初任總編輯助理開始列席單位的黨委會到后來任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到參加集團公司黨委會,期間見證了四屆班子的一把手和班子成員之間在面對大事小情開會時現場的各種情景,到我寫這段文字為止,我都覺得看大家開會,有時候倒像是欣賞北京人藝的話劇一樣,主角和配角之間的不經意的灰色幽默,使得舞臺充滿了魅力。

  其實,不論國企民企,一個單位風氣的養成,特別是領導班子工作作風的養成,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一把手的統御能力和以身作則的垂范作用,正人先正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上率下,能做到此,一個單位的風氣自然正氣上升邪氣下降;如果一把手身不端、行不正,上行下效,風氣敗壞只是時間問題。這正如古人所說“源清則流潔,神圣則刑全。躬化易于上風,體訓速于草偃?!?水源清澈,則河流清潔;精神振奮有力,則身體健康。身體力行的效果,很容易崇尚風教,而親自奉行的影響,則比野草倒伏的速度更快。)

  軟副地,硬正處

  處級,在現行的官職序列里是居于科之上局之下的一級,正規的叫法是縣團級,是眾多中央紅頭文件的最低接受單位。在中國現行的行政管理體制中,處級亦即縣團級,是一個承上啟下的關鍵崗位,軍隊編制中的團一級一把手,地方建置中的縣委書記縣長屬于這一級別,而中央各部委司局之下、省級各廳局的處長以及其他有級別的地廳級單位的中層一把手,都屬于這一級別。因為其位置處于承上啟下的關鍵,因而官場上曾經有“軟副地,硬正處”的說法。這個說法源于何處、出于何地,不知道。但它在現實中是確實存在的。我個人的感覺。這個說法的來源,是中國的現行機關企事業單位的組織結構中都是首長負責制,即一把手負責制下自然派生出來的。處級歸廳級管,但真正能決定處長命運的卻只有廳長,副職雖是上級卻無實權,處長雖是下級但卻有權自主決定一處處務。在一些有實權的地方,大家寧要有權的下級一把手,卻自愿放棄無權的上級副職。而現實當中也因此產生出許多耐人尋味且回味無窮的事情來。有些深諳官場之道之人,他們既要享受升級的榮耀,也不放棄下級的實惠,這種人往往被群眾形象地叫做手伸得很長的人。為達目的,他們駕輕就熟的辦法就是在下屬部門中培植忠于自己的勢力,更為隱蔽的則是在下屬部門中安插親信,根據自己的需要制造事端,從而不斷給自己制造掌控大局的機會。當然,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莫過于扶持傀儡。許多不甘寂寞的領導或者渴望權利的領導,大多會熟練地使用這些方法,以便更為便捷地展示自己高超的領導藝術。在中國的許多單位里,特別是那些長期鬧矛盾、矛盾比較多、上下不和的單位里,除了一把手個人品行、統馭能力造成的問題之外,更多的時候我們所看到的東西,是單位里某些人因為“上面有人”而敢于做怪造成的,這也是造成許多單位領導之間矛盾不能得以根除的重要原因,以致于成了職場江湖里一大景觀。

來源: 陳澤奎

關閉
安徽25选5开奖公告 纵横配资 一分彩彩票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云南快乐10购买 体育彩票玩法中奖规则 000247股票行情 排列三开奖直播 快3玩法规则 股票涨跌原理 股票涨跌是由谁决定的 金贝棋牌